废废的默臣

沉迷锤基

#薛晓#又是一年入冬时

严重ooc
薛晓

        “又入冬了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薛洋理了理眼前的白布,一片朦胧中,踩着雪走着。雪落在伞上,沙沙的响,纵然双手有些发冷,胸口处却依旧温热。一个小小的锁灵囊静静地挂着,似是被他小心的护着,散着微微的星光。
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……五年了,你还不回来吗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雪依然在飘着,慢慢坠下,落在他的手心,微凉的感觉,与那人温热的掌心,甜丝丝的糖,截然不同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叹了口气,伸手想要取下那只锁灵囊,却顾及着手的温度,哈了口气,将手暖了暖,摘下,轻抚。
        当初晓星尘疯了一般想要寻死,魂魄俱散,饶是他坚持不懈的这五年,也只不过寻到了一魂三魄罢了,余下的那些,也不知碎到了哪里。
       轻笑几声,薛洋将那只锁灵囊放好。
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每天晚上的糖,你已经忘了好几年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曾经,我想了好多,也想过要做一个好人,就这样,与你,与那个臭丫头,过这种生活,也不错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雪下大了,薛洋寻了处客栈,叫了一碗面,缓缓坐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你知道的,不可能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薛洋也有情,奈何道长不信
        有什么缓缓流下,沾湿了衣襟。
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……我错了,你回来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回来,怎么恨我都好……回来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终究是我,欺了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几声鸦叫,大雪茫茫中,谁人断魂。
         后来听那店小二说,那一天雪下的很大,进来了一个古怪的人,一身白衣,三尺白布遮眼,身后一柄剑用白布仔细的包着。像极了那五年前逝去的那位“明月清风”晓道长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叫了一碗面,却不吃,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,那店小二说啊,他看见,那人遮眼的白布染了水痕……样子,十分的,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    最不计的是,你走了后,我活成了你。

评论

热度(22)